谁杀了调查记者

谁杀了调查记者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丹尼尔·希梅内斯·卡乔 
  • 曼努埃尔·阿尔卡拉 

    HD

  • 纪录片 犯罪 犯罪片 

    墨西哥 

    西班牙语 

  • 100

    2021 

@《谁杀了调查记者》推荐同类型的剧情片

是谁杀了肯尼迪?

昔日富豪揭露肯尼迪遇刺真相 最后一名证人 【法国《费加罗杂志》周刊10月18日一期报道】题:“肯尼迪,最后一名证人” 1963年11月22日,美国达拉斯。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的巡行在几声枪响后突然中断。官方认定李·哈维·奥斯瓦尔德是刺杀肯尼迪的唯一凶手,但这种说法不能令大众信服。如今,刺杀案过去40年后,谜底将要揭晓。得克萨斯商人比利·索尔·埃斯蒂斯曾向肯尼迪的副总统约翰逊提供过金钱支持,他不仅知道杀害肯尼迪的凶手,还掌握一些证据。他与威廉·雷蒙德合著了《肯尼迪,最后一名证人》一书来揭露真相。以下是《费加罗杂志》记者汤姆·鲍登对埃斯蒂斯进行的采访。 鲍登问:您不是第一个声称要揭露肯尼迪被杀真相的人。我们凭什么相信您? 埃斯蒂斯答:首先是因为我遵守诺言,并且我忠于自己的记忆——虽然有些人想对我进行无耻的暗杀。其次,《肯尼迪,最后一名证人》这本书不是一本访谈录。我讲述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然后威廉再去调查、取证。 问:按您所说,肯尼迪刺杀案的策划者们是围绕副总统约翰逊形成的一个得克萨斯集团的成员? 答:要理解我所说的事情,就得明白1963年我的处境……当时,我非常富裕,但已经出现了衰落的迹象。不久,我就倾家荡产,锒铛入狱。特别要指出的是,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我就从财政上支持林登·约翰逊。 问:您如何成为约翰逊的“赞助商”? 答:从1948年开始,林登·约翰逊的政治顾问克利夫·卡特就为他营造了一个政治经济网。我的成功历程很吸引人。卡特与我接触,建议我应当变得更加富有。 问:如何变得更加富有? 答:利用约翰逊在华盛顿的地位,获得许多政府合同。条件是所赚的钱有一部分要打入约翰逊的黑金库。 问:那就是贪污行为了。 答:这主要是为了给机器上润滑油,保证得克萨斯集团的利益在华盛顿得到很好的体现。约翰逊是我们在那边的人。 问:威廉·雷蒙德的一部分工作是证实你与林登·约翰逊的关系,为什么有这个必要性? 答:为了避免我被当成骗子。约翰逊阵营的人一直想方设法要使我失去信用,硬说约翰逊不认识我。威廉成功地找到了约翰逊寄给我的19封信。 他还找到了一些证人,找到了写在我电话簿上的约翰逊在华盛顿的私人电话号码。我还掌握着最重要的证据。 问:您是说录音? 答:是的。从1960年开始,为了保护自己,我让人安装了一个系统,以录下我的电话内容和与别人交谈的内容。 问:您是想提防谁? 答:这说来话长了。得克萨斯集团总是毫不迟疑地消灭那些薄弱环节。我得有“生命保险”,尤其当罗伯特·肯尼迪开始注意到我之后。 问:肯尼迪总统的弟弟当时是司法部长吧? 答:是的,并且他正为肯尼迪的连任作准备。 由于许多原因,他决心摆脱约翰逊。这样,我就处在了两大阵营的斗争中心。罗伯特知道我曾经参与约翰逊阵营的贪污行为,以为能够让我开口。但我什么都没说,然后被判了15年刑。 问:为什么你当时缄口不言,现在却准备讲出实情? 答:如果我当时与罗伯特合作,我出门不用10分钟就会被人杀死。现在,我告诉你,我有了生命保证,那就是我与克利夫·卡特的谈话录音。 间:1971年录的? 答:是的,在他死前36小时,卡特——约翰逊最亲密的顾问——告诉了我肯尼迪遇刺的秘密。 我录下了他的话。其实故事非常简单。当时得克萨斯集团将失去在华盛顿的立足点,因而必须赶快采取行动。肯尼迪的达拉斯之行是调整平衡、在白宫安插我们的人的理想机会。卡特对自己参与了暗杀准备工作感到悔恨,也对约翰逊下令杀死总统感到遗憾。 问:您认为,华莱士是第二个凶手? 答:是的,但不是“我认为”,而是一个既定事实。卡特的话、华莱士过去的所作所为(他是为得克萨斯集团效力的杀手)都可以作为证据,尤其是华莱士的指纹留在了书库6楼的一个纸盒上——暗杀时,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就待在那里。 问:您何时会公开录音带? 答:当所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死了之后。否则,还是很危险。被掩饰的刺杀案证据 最近, 美国一些最好的专家对亚伯拉罕·扎普鲁德拍摄的那个著名的8毫米胶片进行了修复。毫无疑问,子弹是从正面射来,使肯尼迪的脑袋“像个成熟的西红柿一样”炸开(当时总统随从中的一名摩托车手如此形容)。当时有好几名证人证实,他们发现在总统车队必经之路旁边的斜坡栅栏后面有可疑活动;另一些证人则说他们卧倒在地,躲避从那个方向射来的子弹。但是,这些证言先后被联邦调查局和奉林登·贝恩斯·约翰逊之命调查肯尼迪遇刺案的沃伦委员会忽视了,也许是因为它们与官方假设不同。当时官方认为,射手只有一个人,他从位于总统轿车后的一个书库的6楼开枪。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了其他资料,证明刺杀案确有阴谋。 案件发生后,肯尼迪被送到了达拉斯的帕克兰医院,查尔斯·克伦肖是当时的值班医生。他说,“24740号病人” 的整个右半边脑袋都不见了,喉结下也受了伤。他认为,这两处是被从正面射出的子弹所伤。12点52分,肯尼迪被宣布死亡。特工处的特工们搬走了尸体。他们说,这是新总统约翰逊的命令,要把肯尼迪尸体运回华盛顿。1990年,贝塞斯达海军医院进行的尸体解剖照片被公之于众,克伦肖医生愤慨地说:“他的伤口被修饰过了。”在达拉斯与贝塞斯达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克伦肖医生发现的伤口差异可以显示出致命的子弹是从后面射过来的,它是得克萨斯州面部整容专家约翰·利格特的“杰作”。12月22日,这位天才的尸体香料防腐专家消失了24小时。 而他回家之后,举家搬到了远离达拉斯的地方,住在一家汽车旅馆里,直到奥斯瓦尔德被宣告死亡后才搬回自己家中。因为这时他才可以确信自己不会被牵扯进去:杀害肯尼迪的凶手再也不可能说出自己的同谋了。 得克萨斯利益集团 比利·索尔·埃斯蒂斯是肯尼迪遇刺案的关键证人,他与约翰逊也非常熟悉。埃斯蒂斯曾是一位非常年轻的亿万富翁,得到过约翰逊的特别照顾。他说,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以现金的形式给了约翰逊几百万美元,而他不过是窃取国家财产的贪污网络中的一分子。 1961年,当时的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向他介绍了一桩买卖:提供一些关于约翰逊的消息,交换条件是让他免于因税务问题而受惩。埃斯蒂斯情愿坐牢,他的副总统朋友林登·约翰逊许诺很快会让他出狱。但是,约翰逊没有兑现承诺。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埃斯蒂斯不轻易相信别人。他太了解马克·华莱士了,知道“挡路鬼”们是如何被除掉的。于是,他用录音机录下了与别人的谈话。最重要的一次谈话是在1971年,约翰逊的左膀右臂之一的克利夫·卡特告诉他:“是林登让人杀了肯尼迪。”如今,为了事实最终能够大白于天下,78岁的埃斯蒂斯决定开口。 “1959年是关键的一年。总统选举临近,林登决定设法获得最终的正式提名。对于我们——他在得克萨斯州的支持者来说,这是一种正常的、有计划的雄心。作为参议院议长,他已经是美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接下来要做的是筹集选举活动所必需的大笔资金。首先是在党内,然后面向其他阵营的反对者。 与得克萨斯州的其他纳税人一样,埃斯蒂斯也收到了约翰逊发出的要求。随后,卡特告诉了他以后几个月的计划。 “克利夫要求我筹集尽可能多的现金来充实林登的秘密经费。于是我筹集了几十万美元,并把这些钱各处都藏一点。我得承认,有一段时间,我开的殡仪馆里停尸室的柜子就好像瑞士银行的保险箱。一大笔现金是出售化肥筹得的。” 麻烦事出现了,约翰逊有了一个对手——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后者在民主党和公众中的声望迅速攀升。1960年春季,当约翰逊阵营意识到肯尼迪的威胁有多大时,他们对现金的需求更加急迫了。 约翰逊与胡佛相勾结 约翰逊周围建立起了一个坚实的得克萨斯网络,里面聚集了政治、金融、司法等领域乃至知识界的人物。然而,在战后的美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不是国家元首,而是无所不在、令人生畏的联邦调查局局长J·埃德加·胡佛。由于性格相近,趣味相投,再加上他们在华盛顿的住所相邻,胡佛和约翰逊很快意识到,他们可以在更多的方面合作,朝同一个方向前进。 埃斯蒂斯说,这两人之间的意气相投建立在对金钱的热爱之上。对他们来说,钱的来源相同:达拉斯的富人。除此之外,未来的总统与联邦调查局局长还有一个共同爱好:色情制品。 当时,色情制品市场属于非法活动,是由黑手党控制的。从事这种买卖成本低,利润高,并有特殊功用:可以借此要挟、控制某些“著名”客人。 埃斯蒂斯解释说:“林登和胡佛惺惺相借却又互相厌恶。他们互相需要对方,同时互不信任。出于谨慎考虑,他们分别搜集了对方的一些把柄,希望有朝一日能作为交换条件。由于林登掌握了胡佛的大量资料和照片,所以胡佛听任约翰逊指挥。” 1963年肯尼迪去世、1964年约翰逊竞选成为美国总统之后,民主阵营向约翰施加压力,要求他摆脱日趋衰老的胡佛。但约翰逊修改了法律以保护胡佛。也正是因为约翰逊,胡佛得以终身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 埃斯蒂斯说:“林登说过一句话,解释为何决定保留胡佛。他说:‘我宁愿把他留在我的阵营里,让他到外面拉屎撒尿,也不希望在外面,却跑到我的阵营里拉屎撒尿。”那时,约翰逊所在的阵营已经决定要掌握国家的最高领导权。 肯尼迪因改革遭暗杀 1962年,埃斯蒂斯帝国开始摇摇欲坠。1964年的大选临近使得民主党的两大阵营惶惑不安。当罗伯特·肯尼迪希望利用埃斯蒂斯来对付约翰逊时,1962年4月28日,约翰逊邀请埃斯蒂斯到“空军二号”上进行了一番绝密谈话。 埃斯蒂斯回忆说,密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比以往的谈话时间要长。“我们先是谈起了我遇到的法律问题,但这只是个引子。其实,林登意在他处:他希望我告诉他都有哪些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林登一再重申,沉默是唯一可以接受的态度。为了让我严守秘密,他将设法安排好一切。但他又补充说,我应当作好出庭、硬扛到底的准备。在分手之前,他再次强调不管形势如何,我都不得以任何理由透露任何情况”。 为了验证这番话的真实性,记者们试图找到相关证据,例如关于约翰逊当天行踪的书面记录,但他们一无所获。这不是因为埃斯蒂斯说了谎而是因为米德兰机场(埃斯蒂斯就是在这个机场登上了“空军二号”的)在1962年4月28日那天所有的活动报告都被拿走严密保管起来了。记者们还得知,1964年一名军官下令销毁了这些报告。命令直接来自白宫——1963年11月22日然登·约翰逊登上了他觊觎已久的总统宝座。 为了证明埃斯蒂斯与约翰逊之间确实存在某些联系,记者OJtt到了一些证据:埃斯蒂斯的银行单据、电话录音、信件,还有两个证人。 埃斯蒂斯说:“在卡特看来, 杀死肯尼迪是让美国接受林登的观点的必然步骤。卡特觉得林登的政治观点比肯尼迪的要好得多。另外,在1963年初,副总统贪污的事情传播开来,我们几个赞助人也惹上了麻烦,到了只能进不能退的地步。” ‘肯尼迪决心解决石油问题,这样他就签下了‘死刑判决’。因为如果此举打击到得克萨斯州的富翁们,约翰逊就会失去他行伽钱和网络,成为一个没了线的木偶。” 1962年10月和1963年1月14日,肯尼迪两次下达了改革命令损害了石油大亨们的利益。“毫无疑问,肯尼迪决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却不明白自己是在玩火”。 1963年初,约翰逊的阵营与他的支持者之间达成了协议。“肯尼迪决心脱离林登,甚至都选好了他的替代人。” “一旦摆脱了林登首尼迪阵营将竭尽全力,建立新的权力结构。显然,这将妨碍得克萨斯的利益。1964年的选举就好像一场噩梦。危险清晰可见。” 渐渐地在达拉斯,窃窃私语变成了惊慌的抱怨:“应当趁时间还不晚,杀死肯尼迪这个蠢货!



查一个恐怖片两个人失踪 一个记者去调查 还有骨头墙 最后查出来杀人的 是局长

半夜生更吓人